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低头干家务翘首盼礼物民工孩子童年有点沉重

2019/06/13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低头干家务翘首盼礼物民工孩子童年有点沉重低头干家务、翘首盼礼物——民工孩子,他们的童年有点沉重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城里的家长忙

低头干家务翘首盼礼物民工孩子童年有点沉重

低头干家务、翘首盼礼物——

民工孩子,他们的童年有点沉重

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城里的家长忙着给自己孩子添买各种礼物:漂亮衣服,新奇玩具,美味零食……“众星捧月”中,几乎所有的城市小市民,都度过了幸福的一天。然而,同样是祖国花朵,那些跟着爸爸妈妈来杭打工的民工孩子,又是怎么度过“六一”这一天的呢?

“六一”一大早,我们沿着杭州艮山西路一路向东。

随着城市化进程,遍地高楼的城东区域,还夹杂着不少昨日痕迹。沿路折入通往皋塘村的小路,迎面就见一座“垃圾山”。

就在“垃圾山”不远,住着来自安徽亳州的吴青一家,说是家,其实就是一间自己搭起的简陋木棚。一年花上600多元,再租上一块本地人弃用的菜地。

吴青的丈夫还在当地一家印刷厂打工,他们有两个孩子,儿子4岁,女儿才2岁。看着暗黑、潮湿木棚,问:“这么简陋闷热,夏天怎么过?”吴青回答:好多年都这么过来,熬熬就过去了。吴青起身给孩子冲奶粉,一种我从没听说过的牌子,她说是在小店买的,价格不贵,老家孩子还吃不起呢。这天因是儿童节,吴青破天荒地花了10元钱,给儿子小虎买了一块蛋糕,由于平时很少吃,妹妹跑过来,眼馋地也要吃。

我们继续向东,到了彭埠村,这里散落着不少家庭服装加工厂,外来民工也较多,老家安徽芜湖的余四兰,正忙着手中的活,无暇顾及1岁半的女儿瑶瑶。余四兰和丈夫同在这家厂打工,两人加起来一个月收入5000多元,因要从早上8点一直干到晚上11点,女儿只能带到车间,让工友一起看管。瑶瑶蹒跚地走到余四兰身边,大声喊:”妈妈,抱抱!”余四兰内疚地说,今天“六一”节,没时间陪她玩,也没买一件礼物。

我们在五堡村碰到个6岁孩子周梓翔,正在帮父母干活。他家大人靠在街上卖陶瓷茶杯为生,家里一些活就扔给了小小年纪的梓翔。上午幼儿园“六一”活动一结束,梓翔就赶回了家,帮父母擦洗要卖的茶杯。他妈妈告诉:“梓翔很懂事,知道爸爸妈妈挣钱不容易,经常埋头分担家务。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采访归来途中,我们默默祈愿:同在蓝天下的民工孩子,但愿早日和城里孩子一样,拥有同样幸福的“六一”,拥有同样快乐的童年。

本报通讯员 冯艺 本报 李震宇 摄影报道

动作游戏
微店购物
检查化验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