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单方面屠杀

2020/01/16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单方面屠杀帕兰蒂踩着尸体的血水回到营地,甩了甩手中花剑上沾染的鲜血,回过头冷眼漠视着营地内外一片死寂的难民。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单方面屠杀

帕兰蒂踩着尸体的血水回到营地,甩了甩手中花剑上沾染的鲜血,回过头冷眼漠视着营地内外一片死寂的难民。{首发}

她给了老人一个机会,让他指认出自己的儿子,可是老人哆哆嗦嗦地说不清楚,于是她便好心地走出营地,将扭打一起争着认爹的难民全部杀死。当她回到营地的时候,看到老人痛不欲生的表情,于是她又好心地送老人去见他的儿子,连带着他的全家一起。

这种毫无人性的屠杀顿时激起了难民的愤慨,很多难民冲上来挥舞着拳头大声质问,要求少女为自己的残忍付出代价。帕兰蒂当然不想为别人买单,所以就只好让这些热血上头的难民帮自己来付出代价。

短短五分钟时间,整整三十二条人命,当帕兰蒂收剑之后,营地内外都是一片死寂,没有人再敢多说半句废话,有这个胆子和不良意图的人现在都倒在了帕兰蒂的脚下。

像屠杀平民这种事情,对于一名心中尚有操守的军人来说需要承受极其沉重的心理压力。埃尔带领着伊斯塔伦战士在褐土丘陵闯下赫赫凶名,那是因为敌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强盗,和那些人渣败类讲不了任何道理,只有更极端的暴力才能暂时压制住他们的疯狂。但要是对象换做手无寸铁的平民,就算是埃尔也未必能下的了手,他虽然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但毕竟还有自己的底线。

但这并不是说伊斯塔伦人就有多么高尚的情怀,罗拉娜派帕兰蒂过来镇压骚乱就是最正确的决定。不要看帕兰蒂的年纪幼小,但她曾经的身份却是白狮子家族的隐藏力量黑衣骑士中的一员。从她父亲普洛斯那一代就专门负责为白狮子家族处理见不得人的肮脏工作,家学渊源熏陶出来的孩子在这方面的天赋可想而知。

埃尔总是觉得帕兰蒂的战斗风格太过于冒进而不计后果,但是却没有考虑过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正规的战士,黑衣骑士的风格更偏向于刺客杀手,为了达到目的,他们并不太在意自己的生命。而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你就更不要指望她会因为别人的生命产生什么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帕兰蒂的性格其实比较内向,所以她一向都不怎么爱说话,更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现在,她从拔剑之后就再也没说过话,然而所有人都非常深刻的理解了她的意思在我不说话的时候你们也得闭嘴,否则就死!

无论难民们此时此刻内心中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在滴血的屠刀面前都不得不低下头来,将自己的姿态放到最谦卑的地步。如果在这个时候还有不识相的人跳出来怂恿大家反抗暴力,那要么是他脑子进水,要么肯定他就是别有用心。甚至用不着帕兰蒂动手,周围的难民就会立刻把他孤立出来。

难民的激动情绪虽然被强制性的压制下来,但飞在半空中的乌鸦却似乎无动于衷,地上的尸体与鲜血反而更加刺激到了他们贪婪嗜血的。帕兰蒂的杀戮能够震慑住难民,但以这些乌鸦的智商恐怕还难以理解人类的恐惧,它们只看到了地上流淌着鲜血的肥肉,于是就迫不及待地俯冲下来。一般的乌鸦看到有人活动都不会接近,而这些吃饱了死人肉的乌鸦根本不在乎人类的目光,它们呱呱大叫着似乎在对人类发出嘲笑。

帕兰蒂脸色凝重地望着天空,她能从那些乌鸦身上感受到明显的恶意,盘旋在天空中的乌鸦越来越多,看它们现在的规模,就算活人也难以招架。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天空中的鸦群已经俯冲而下,犹如一张漆黑的大,冲着自己当头笼罩下来。

帕兰蒂握紧剑柄,正要动用闪剑术杀出一条血路,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特别耳熟的怪异呼啸声,她眨了眨眼睛,刚要再次拔出的剑柄又慢慢地放了回去。

从天空中席卷而下的乌鸦汇聚成了一股黑色洪流,眼看着就要扑到难民的头顶上,但就在此刻,另一股黑色浪潮从旁边奔涌过来,与乌鸦群轰然撞击在一起,乌鸦刺耳的尖叫声顿时变成了漫天的惨叫,飞散的羽毛和尸体与雨点般掉落。

在营地的另一端,阿默德活动了一下有些发烫的手指,失落之情溢于言表,他看着从天而降的乌鸦尸体又重新数了一遍,还是一百三十七只,是个单数,这一点都不吉利。

群情激奋的难民被天空上的血雨所震惊,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本来已经站出来想要说话,可是这血腥的一幕让他的话憋在了嘴里。一只中箭的乌鸦正好砸在他的脑门上,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抹了一把,手上顿时沾满了腥臭的血迹。

中年男人看了看手上的血迹,又抬起头看了看站在营地里面无表情的帕兰蒂,突然夸张地大叫起来:“他们杀死了乌鸦!他们触怒了乌鸦之神!乌鸦之神一定会降罪于这些恶魔!大家跟我上,把我们的亲人救出来!”

这番话喊完之后,现场出现了两秒钟的冷场,即使是帕兰蒂也因为根本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所以没有反应过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围在营地外的难民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了各式各样的呼应声,一只无形的大手推动着难民人群向营地挤压过来。

一道银光从人潮之中飞闪而过,那个喊话闹事的中年男子被帕兰蒂一记闪剑砍飞了脑袋,然而这个时候仅仅杀死他一个人已经无济于事,所有的难民都被那个什么所谓的乌鸦之神挑起了激动情绪,在有心人的怂恿之下,他们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如果任由这些难民冲进营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几把匕首从汹涌的人群之中探出,十分恶毒的朝着帕兰蒂的身体刺了过去。少女下意识地爆发出一记闪剑术,将别有用心的刺杀者全部击退,但是与此同时她的剑芒也攻击到了周围的难民,在这种情况下那些难民就算想要躲避也根本没有躲闪余地,顿时又是一片血肉横飞。

驱使这些无辜者上来送死究竟有何意义?难道说这就是对方想要达到的目的吗?帕兰蒂心中若有所悟,握剑的手稍微松了松又重新握紧。她很清楚自己有多少本事,思考这种问题只是在浪费时间。既然罗拉娜把自己放在这个位置,那就说明她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局面。

那么答案自然也就很明显了,换做别人可能会选择其他的处理方式,但是帕兰蒂就只会杀人,对付这些手无寸铁的难民,也只有她才能够毫不犹豫地进行无差别屠杀。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瞻前顾后,凭借着本能开始杀戮盛宴吧!

帕兰蒂深吸一口气,胸口骤然膨胀到一个诡异的程度,然后她张开嘴,仰天发出一声毫无保留的狮子咆哮。一层无形的波纹从她头顶上的空气中爆炸开来,一瞬间将周围散落的乌鸦羽毛震得再次漫天飞舞。

接近她身边的难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他们只感觉脑袋被锤子一样的东西所击中,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开始七窍流血。这些长时间得不到充足食物的难民,身体早已经垮了下去。或许他们还能够凭借着求生的意志保持行动力,但是也不可能承受住达到白银位阶力量的狮子咆哮。

少女身边瞬间出现了一片半径超过十米的空地,而在十米之外,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勉强站立。除了早有心理准备的伊斯塔伦战士之外,在那些难民之中也隐藏着不少身强力壮的男子,看他们虽然脸色痛苦但也能够坚持住的样子,至少是经受过一定的训练。

这些人为什么会混杂在难民之中?帕兰蒂不想也不需要知道答案,她一个箭步来到距离自己最近的男子身边,反手一剑刺进了他的心脏。

将花剑从男子的身体里缓缓地抽出,帕兰蒂看到了周围那些疑似石工兄弟会成员眼睛里的畏惧。杀人很容易,但要想让人产生恐惧却需要一定的技巧。黑衣骑士的课程里原本只包括杀人的技巧,但是埃尔在这方面是个很有个人天分的老师,帕兰蒂从他那里获益匪浅。

一声不屑的冷哼从远处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帕兰蒂却猛地哆嗦了一下,像猫一样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她俯下身体用一只手撑住地面,飞快地进入到闪剑术的发动状态之中。在她前方的不远处,那些因为惊慌而四散逃离的难民身后,一个异常高大的身影缓缓地出现。

“别动,你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帕兰蒂握紧剑柄的手已经暴起了青筋,但是一直宽厚的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身体里即将爆发出来的力量压了回去。少女惊讶地回过头,看到阿默德难得严肃的面孔。

“果然出现了呢……可是这么快就翻出底牌是不是有些仓促了呢?”披着斗篷的罗拉娜从旁边走了过来,望着远处那个高大的身影,露出了标准的商业化笑容。

“按照兰斯塔特小姐的描述,那一位可不太好对付啊。”阿默德皱着眉头苦笑道。

“没关系,那位先知的想法,我现在多少能够猜到一些了呢。”罗拉娜轻笑道。(去读读om)(江苏)

信州协和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太原白癜风医院冀慧霞
滨州男科
内蒙古市牛皮癣医院地址
三亚治妇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