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叠翠书阁又见红楼一梦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又见红楼一梦    1  我有一面小镜子,黛青色的柄。与一般的菱花镜不同,它有六边,各边雕花,并可两面照人,反面六个菱角处各雕着一个精致小月

又见红楼一梦    1  我有一面小镜子,黛青色的柄。与一般的菱花镜不同,它有六边,各边雕花,并可两面照人,反面六个菱角处各雕着一个精致小月亮,每个月亮的中心嵌有一颗淡紫色的有许多菱角的晶石,晃动时各个菱角均亮光点点,且光线不同,颜色便又不同,月亮旁边雕琢许多小点缀,精致典雅;正面六个菱角处各雕刻着一株绒绒小花,极似那绛珠草,每株绒花处嵌一颗血红色晶石,只要有微弱的光线,便可使晶石大放异彩,如黑暗中几抹鲜血凜然流溢,触目处,怦然心惊。    眼在那个古董摊上见到这镜子时,我便喜欢上了它,它有一种力量莫名的吸引着我。那一年我18岁,正好课本上在讲关于红楼梦里风月宝鉴这一节,我凝神听老师讲课,从而知道了贾瑞死于风月宝鉴,死于凤姐儿所给的一个空口承诺,给他的一个弥天大谎。也知道了黛玉的“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她带着永生永世的伤悲与遗憾离开了有爱她及恨她的人的红楼,从入到出,几载恍如一梦。我很想弄清楚,黛玉与风月宝鉴是否也曾有过缘与份,是否也曾相惜相怜过。  2  那一节课上完,我的脚便下意识带着自己到了那古董摊处,然而那摊却不见了。我慌慌然不知所措,奔走在街上寻找,却未有所获。远处,见两个城管站得笔直,哦,原来今日街道巡逻,故而所有摊点均不敢出现。我莫名的松了口气。      第三天,第四天,那摊仍未出现,我不由得心一紧。茫茫然四顾,不知何往,定下神来,细细一想,罢了罢了,许它确实与我无缘,既不属于我,必寻不得,算了罢。如此一想,心倒轻松了。    后来有一日,走过那条街,恍然的,那摊又在那儿。我的心怦地一跳,不由得停住脚步,站了约一分钟,才决定向那摊走过去。    我问摊主,这镜子多少钱?摊主看我一眼,道:“这破镜子不值钱,十块,姑娘要不要?要的话再便宜两块,八块行了。”    我内心暗自一喜,于我这般穷学生来说,八块钱刚刚好,忙付了钱,揣着镜子头也不回的走了,生怕摊主反悔又要回我的小镜子。  回到宿舍,我拿出来细细瞧着,这镜子很是精致典雅,雕功细致,尤其那六个小月亮及六株小绒花,铸工精湛,显然是花过许多功夫铸成的。只是上面布满灰尘,暗淡无光,将一切属于它的美遮在了尘垢中,它,应该很久未曾有过主人了。我轻抚着它,怜惜着。  3  我拿出毛巾将镜子细细的擦拭着,赫然的,那六颗紫色的晶石就亮起来,在灯光下晃动,四处晶光点点。很美,是的,很美,如一个秋波凝视、优然淡雅的女子,周身都在散发着一种安静的超凡脱俗的美。    我把镜子反过来,细细擦拭,慢慢地,六颗鲜红色的晶石亮起来,我的心莫名地一紧,因为那血红色的光。我凝神看着镜内的我,突地心口一痛,来不及回神,我已跌坐在椅子里,神情恍惚得犹如灵魂要剥离躯壳,心痛不减反增,我用力睁开眼,稍稍定神,不由自主地又看向镜子。    只见镜子内有一个火盆,有一女子娇弱无力半歪在枕上,手上拿着许多诗稿,往火盆内掷去,火苗迅速将诗稿燃起,弹起许多小火花。女子显然病重至极,未掷完已气喘不已。只见那女子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捂着嘴一阵猛咳,拿开时,只见几抹鲜红的血渍静静地躺在上面,触目惊心。    我的心复痛,无力拿镜,将它掷于桌上,捂着胸口伏于桌上歇息。    好一阵子,方渐渐安过神来。我细细思量,想起了让贾瑞魂归天府的风月宝鉴,那癞头和尚救他时曾说,只许看反面,不许看正面的,贾瑞不信此语,拿着反复观看了正面,结果一命呜呼了。    我思及,不由得冷汗似雨,捂着胸口庆幸,我未似贾瑞般死去。  4  自那以后,我再不敢看正面,只将反面置于桌上令我梳妆。  5  不知不觉地,几载就这样过去了。有时候,静静地发呆时,总要感叹,时间走得真快,它走得快尚不要紧,要紧要命的是你睁着双眼看着它从眼前溜走。一秒,一秒,又一秒;一晃,便是一日,又一晃,便是一月……如此,晃了好多晃,便是几载了。而我们,无可奈何地,着急地看着它,就这样走了过去。    几载里,有过两次恋爱,都无疾而终,我隐隐约约记起了老师所讲的关于风月宝鉴的那个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来。    一个美丽的姑娘将她的家传之宝送给了自己心爱的少年,那家传之宝便是一个镜子,名为“风月宝鉴”,美丽的姑娘却因为偷走宝鉴而被父亲追捕,在逃离中死于非命。少年痛不欲生,洒泪握剑,割向自己手腕上的动脉,喷出的鲜血溅在宝鉴上,少年愤怒朝天,对宝鉴起咒:得此宝鉴者一生不得真爱!    此刻方明白,这咒真毒,毒的是人的心,身又跟着受苦,苦了身后心便又更苦,犹如黛玉,终究“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又岂只有两不知?花不知,人不知,所有的都不知,只一个紫鹃在身边静看着自己归去。    眼光扫至那镜子,我又置疑,真有此咒?接着又置疑,如果未有此咒,为何我的爱情都无疾而终,留下的均是伤痛。犹如黛玉一般,我尚比黛玉幸福,至少我的生命还在,而她,输了所有所有,赢得的,是宝玉那短暂的爱。    想起那年看宝鉴正面的事情来,又想起宝鉴内的那一幕,我已经知晓,镜里那女子是黛玉,那情景是她生前的模样,她焚稿断了痴情,她泪尽还了丹露,她吐血明了真心……一种失落袭击我的全身,我神志恍惚起来,不自禁的走向梳妆台,拿起那镜子,细细端详起来。  6  镜内的女子含愁若雾,精致的五官掩不住那一抹忧伤,也掩不住眉宇间的那一抹典雅。原来,我是这个样子的,我从未细看过我自己,却原来我还算是一个美人,一个具有古典灵韵的美人。    我缓缓地,把镜子反过来,血红色的六颗晶石刹时亮起来,照射在这屋子里,左右晃动,红色的光四处闪烁。我看向镜子,镜里仍然是我,未有任何变化,我失落起来,怎么什么也没看到呢?那年镜子里的黛玉怎么没出现了呢?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这不过是一面镜子而已,是的,它只是一面镜子而已。正要放下它,却忽见镜内的我变了模样。只见镜里一位着古装的女子,头上右边松松的挽了个髻,髻后边又分成几小细缕,用一只金凤钿固定住,髻内边插着一朵粉白的小珠花,耳上一对精致的小坠子,及腰的长发垂了几缕在颈边,余下的都轻伏在背上,悠柔愁叹。    我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暗说:是了,是了,就是这个了,我期待的是这个。我轻轻的,轻轻的,将镜子靠在我的脸上,闭着双眼用脸颊轻磨它。    7    仿佛置身于一处花香飘溢,流水细声,鸟语轻鸣的地方。我睁开眼,只见我站在一个凉亭里,亭子下边是一条小河,碧浪轻涌,两只小鸭子正玩得开心。    我似乎非常熟悉这里,细细一思,哦,是了,这里是大观园里的藕香榭。    我细细思量着这园子里各个院落的方位,潇湘馆该是往这边走的。潇湘馆这个词自然而然的出现在我的脑内。潇湘馆?那是黛玉住的地方,与我何干?我似乎觉得不对,但又想不出来是哪里不对。我是黛玉?我是欧阳玉?我迷糊了,仿佛两个都不是我,又仿佛两个都是我。    但我仍顺着园子往潇湘馆走去。    忽然看见了那张石凳,我的心一痛,往昔的情景沥沥在目。那一年,我与宝玉在这里,在这张石凳上,偷读《牡丹亭》,我们读得津津有味,宝玉在旁,痴望着我,帮我拢发,替我翻书,耳鬓厮磨,那幸福与甜蜜至今仍然深深刻在我的心中。    一股凉凉的东西在我脸上流淌,我伸手摸去,原来是两行泪水。我竟流泪了?是了,黛玉常落泪,想必,此刻我是黛玉了。    缓缓地一路前行,不经意到了一座院子,远远望去,只见门牌上写着“怡红快绿”,是了,到了宝玉的怡红院了。    想起那一年宝玉的三个字,便又觉得暖起来。那一年宝玉为湘云留了一个金麒麟,我因想起宝玉自己有块玉,心里便觉得极其不妥,不自禁跑到他屋子外头,听他们讲些什么。    却听到宝玉说,林妹妹不落世俗,不似宝钗湘云她们那样只知诵四书五经,功名利禄。只有林妹妹与他自己是一个心的。听完他的话,我心里欢喜,转身欲走,恰巧宝玉开门出来,见了我,追来说了三个字:“你放心。”    初时并不明白这三个字指什么,细细一想,方才知道他用心之苦。他只要我放心,不管他与多少女孩儿在一起顽耍,内心却只有我一个。也只因这三个字,我甘愿为他生为他死,似春花残落般泪尽而亡。    心里想着,脚下情不自禁的向怡红院走去。物是人非了么?怎不见有人在这门前洗头扫落叶?袭人麝月她们呢?    正欲转身离去,只听一个女子轻唤道:“是颦儿么?”我转身看去,只见走进来一女子。生得体态丰盈,粉颊含笑,正是宝钗。    我看着她,轻轻地苦笑,道:“宝姐姐。”我环顾一番,道:“听得你们成了亲,他呢?”    宝钗眼里却出现了一抹落寞,上前来拉了我手,道:“我们进屋里说去。”    8    两人进了屋,落了座,两个丫头子上了茶,却都是我不认识的。宝钗道:“袭人麝月都出府去了,她们都该有自己的归宿。”    我点头。问道:“你们生活得如何?可好?”问这话时,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仍然在痛。众人皆说我任性,爱耍小性儿,又不懂人情世故,只一味按自己喜好来判人。这话果然不假,至此时,我仍在生他俩的气。    “哦,妹妹,他早已不在这屋里,不在这府里了。”  “怎么?”我侧头问道。  “他,应了许你的誓,做了和尚去了。”    赫然一惊,又一喜,尔后心里又一酸。他,果真的做了和尚去了,真的是为了我吗?突然的又觉得有一些释怀了,我心心念念的不正是这件事么?我恨他辜负了我,辜负了那石凳与《牡丹亭》!“你放心”那三个字也被他亲手撕碎。可如今,他果真做了和尚去了,也算是偿了我的情。我是该释怀的,不是吗?    如此一想,心里就开朗了些,我笑道:“姐姐,你知道后人如何说我俩的?”    宝钗一怔,问:“后人?说我俩什么?”    “说我俩本是一人,被曹公利笔一劈,变成了两人,就是你我了。不过,大都说你好,行为豁达,大度端庄,行事稳重;我呢,人世间女子的缺点都被我承袭了,想想,可真不公平。”我笑道。    “我俩本是一人?真有意思。妹妹,我倒情愿是你,宝玉在的时候,你占着他整个天空;你走了,仍旧占着他的天空,你是真正幸福的人。”    我不解,“姐姐,你不幸福吗?荣华福贵,尊荣在身,受人爱戴尊敬。”    “傻妹妹,这些你在乎吗?世间什么重要?”    我细想一番,于我本身来说,自由与爱情便是重要的。于是答她:“自由与真情罢。”    “我们两人,谁得到了?”宝钗一声叹息,轻道。    我怔怔地想,是的,这两样我都得到了,虽然爱情短暂,但总是得到过,好过宝钗独守金屋,夜夜孤寂。    “我已看透,真正勇敢与聪明的人是你和宝玉,这大观园里,只你与他逃了出去,逃出了这枷锁似的园门,未来你们想爱便爱,想走便可走。不似我,生生世世困在这园里,永远也出不去。”    听她一席话,如焦雷一般,将我轰醒,细细思来,果真如此。虽然未能如她那样好好存活下去,却赢得了未来与自由。此时想来,与宝玉那段情,竟似枷锁一样紧紧锁住了我,便我心中常存郁郁不平之气。此刻细想,断情实是幸事,放了他,也放了我。如果我与他真有缘,未来世界里也会再相遇。    我一边想着边起了身,不自禁走出屋去,是了,是了,释了怀,释了怀了。我该寻我自己的人生去了。    9    仿佛受到感召般,我又循着原路走了回去。到了藕香榭,坐在凉亭里,湖中,两只鸭子仍在戏水,我伏在栏栅上,水中现出我的倒影,那倒影被微波吹得一皱一皱的。    看着那晃动着的倒影,我想起了,我的镜子,我的风月宝鉴。    是的,我的风月宝鉴。    10    我睁开眼来,原来我竟伏在镜子上睡过去了,镜子仍在我脸下,镜中,我只是我而已。    镜子上那六颗血红的晶石依旧,而我,原来在镜里做了一回黛玉,替黛玉做了一回红楼又梦。    是的,释怀了,释怀了。该了了。    我细细擦拭着我的风月宝鉴,它与我相遇相知,相惜相守,也算有缘有份,下一个梦,该是别人的了。它该是离开我的时候了,而我也该有我自己的生活与爱情。      文:潇湘妃子2008-7-12 共 48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癫痫大发作时做好护理工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