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又见蔷薇花开

2019/09/14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阳光透过百叶窗的叶片,将地板照射的斑斑驳驳。韩子航站在窗边,一手托腮,作沉思状。此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扭转身,面对办公室门口

阳光透过百叶窗的叶片,将地板照射的斑斑驳驳。韩子航站在窗边,一手托腮,作沉思状。此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扭转身,面对办公室门口的女孩,仿佛时光倒回,不自觉地叫了声“蔷薇”。定睛细看,原来她不是蔷薇。女孩见这个医生一点反应都没有,她正欲离开,他出声问,“请问你找哪位?”
“原来你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话呢。”女孩忍不住揶揄他一番,但还是把来意表明,“我是来找张医生的。”
“张医生刚出去了,你等一下,他一会就来。”
说话间心外科主任张医生拿着报告单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就见办公室里站着一个刚分到心外科的实习医生,“你是蔷薇吧。”
蔷薇?她真的是蔷薇?听见张医生叫这个女孩蔷薇的时候,子航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他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除了样子不一样,她的笑容真的很像蔷薇,一个和蔷薇花一样美丽,生命又如蔷薇花一样短暂的女孩。张医生和蔷薇的谈话还在继续,而他则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

那年的他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实习医生,站在医院大楼前,就像现在的实习医生一样举起右手宣誓。他拿眼偷瞄站在旁边的刘蔷薇——他的恋人,老师的独女,只见她满脸认真的样子显得俏皮可爱,他忍不住想要笑,但还是忍住了。能和她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是全天下幸福的人。每天的实习日子虽然忙碌,但只要可以在走廊上或在餐厅里见到她,他就会觉得满身的疲累陡然消失,浑身又充满了力量,比那大力水手吃菠菜罐头都还要来的灵光。
如果两个人太幸福的话会遭来老天的嫉妒,以夺去其中一个人的生命为代价,那么子航宁愿一开始就不认识她,一开始就不要爱上她。不在一起了,不再相爱了,是不是可以换回她的生命?他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蔷薇,猛然间,觉得自己的那座城堡轰然倒塌,只剩下满地碎砖和水泥片,他在这片废墟中奋力扒拉,却只扒拉出一朵已经枯萎的蔷薇花。
他握着已然枯萎的蔷薇花,放在胸前,离心脏近的地方,他想要用这种方式令蔷薇花再次盛放,可是枯萎了就是枯萎了,就算再怎么努力,它还是枯萎了。他握着这朵蔷薇花,跪倒在地上,泪水溢满眼眶,终于再也装不下,也可以说是眼眶再也承受不了眼泪的重量,于是一颗颗地滚落,掉在滚烫的地上,冒出白烟。旁人扶他起来时,他才哭出声来,不是那种小声地哭,而是捶胸顿足的嚎啕大哭。大家在一旁想要安慰,才发现这时候,语言显得如此苍白。这朵蔷薇花所带来的快乐不是只有子航一人独享,她是大家的蔷薇花,大家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看着她静静地离去……
自从刘蔷薇去世后,子航就一直都不在状态里。那是他次上台做手术,可是在面对病人的时候,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下,他知道自己这台手术无法进行下去了,转而让旁边的同事做。他则退出手术室,同事拿着手术刀,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靠在手术间的门上,显得那么无力。他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更无法面对病人家属的那份信任。他丢盔弃甲地逃,逃出手术室,逃出医院,可是能逃出这片废墟吗?
刘院长虽然心痛于女儿过早离开人世,但是他也不愿意看见自己得意的学生因为蔷薇而变成现在这样。他在子航说出他的痛苦时,平静地说道,“子航,我能明白你的痛苦。蔷薇不仅是我的学生还是我的女儿,我整整疼爱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但我们都必须要认清一件事实,这就是蔷薇已经离开我们,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们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活着,这才是对死者的怀念。”
“老师,您说的这些,我都能明白。”子航看着面前这个老人,想想他将毕生的疼爱都付诸在了蔷薇身上,泪水又溢满眼眶,“您在教我们的时候说,一个好的医生不仅要能医治好病人身上的伤,更重要的是病人的心。可是,我们医生的心呢?又由谁来医治?”
“孩子。”刘院长不直接说他的名字而是叫了声“孩子”,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他早就已经把子航当做是自己的儿子,有哪个父亲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更何况这个年轻人差点就要成为自己的女婿,可事情往往就只差了那么一步,就像英国歌谣里唱的那样,“少了一个铁钉,丢了一个马掌;少了一个马掌,丢了一匹战马;丢了一匹战马,败了一场战役;败了一场战役,失了一个国家。”就因为一枚铁钉而丢失了一个国家,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
“老师,我真不想做这个职业了。我想离职,想离开这儿。”韩子航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
“孩子,你的离职申请就先放我这儿,但我可以给放几天假,想清楚,再回来告诉我这个问题。”说完摆摆手,让他出去。他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但刘院长顾自忙着翻看报告,他不便再有打扰,只好开门出去。
当他从办公室出来时,又看见了那个背影。他被这个背影深深吸引着,一步步跟随着这个背影向前行走着,他渐渐走出了人们的视线……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那是蔷薇的声音,他猛然转身,可是看见却是无尽的走廊以及走廊天花板上时好时坏的灯,是幻觉还是什么?抬头,发现面前竟然是太平间,怎么会来这里的?他怎么都想不起来,或许自己是真病了吧,而且病得不轻,如果这样就能看见蔷薇,他宁愿自己不被治愈,至少可以和蔷薇永远在一起了。他朝着来时的路走着,但仿佛一直都在转圈,就像老一辈人常说的“鬼打墙”一样。有时,他以为自己找到出口了,可是近了,却发现错了,这条通往外界的走廊何时成了迷宫……

“子航,醒醒。”韩妈妈推醒趴在桌子上的儿子。
他揉着眼睛,原来只是一场梦,一场有关过去和现在的梦。将来呢?在将来的日子里不会再有第三朵蔷薇花出现在生命中。
“子航,怎么没躺在床上?”她有些担忧地看着儿子,看看桌上放着的相架,又有点明白了。她拍拍儿子的肩膀,“是不是想她了?”
“妈,说哪的话。她都已经嫁人了,我还能有什么念想。”他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来,为的只是不想让母亲担心罢了。他重新把相架放好,看了看手表,“我去上班了。”说完起身,往门口走去,却被母亲叫住,回头看她。
“儿子,你忘了,这几天你休假。”
“哦,对哦。”他拍拍自己的头,“你看我这记性。”
“子航,你要是真想她的话,可以去看看她啊。或许……”
“妈,她过得好好的,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了。”他说完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佯装睡着。韩妈妈看看他的样子,知道他不想谈,只得退出房间。来到楼下,韩爸爸从报纸里探出头,看向妻子,她摇摇头。他叹口气,“随他吧。”说完,起身去到屋外,用水壶给花浇水,突然的,他看见了那株将死的蔷薇树上竟然开出一朵黄色的小花来,他显得很是激动,招手叫屋里的妻子,“小英子,快来看!快来看!”
“死老头,咋咋呼呼地干什么,不知道儿子在睡觉啊。”韩妈妈边说边走到院子里。她也看见那朵嫩黄色的小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般耀眼。不,那不是花,分明是儿子的心脏,它正很有节奏地跳动着,泪水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流。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现在的韩爸爸眼睛里分明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液体。更别提韩妈妈了,女人本来就是感性的,所以也就不关年龄任何事。俩人就这么激动地看着,此时楼上的子航却发现想要重新睡着,是件很难做到的事。蔷薇,我真的很想念你,可是我真的可以去看你吗?会不会打扰到你和他的生活,令你们平静的生活再起涟漪,蔷薇,现在的你在做些什么呢?你会不会偶尔想起我呢?

“蔷薇。”谷子恩和罗雪丽俩人一同出现在林家别墅的竹篱笆门前面。
“咦,你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了。”蔷薇微笑着看向表哥和同母异父的妹妹。任谁都无法看出曾经的她遭受过怎样的磨难。
“我们怎么不能来了。”罗雪丽一把挽起蔷薇的胳膊,“姐,你忘啦。你的妈妈也是我的妈妈,我去看我的妈妈,怎么着都不会有错。”雪丽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但眼睛还是不忘瞄向俊贤这边。她可不是单单只为了去看望长眠在那片苍松翠竹间的母亲那么简单,自然的大家也都明白她的心思,也都缄默其口。俊贤从雪丽来公司成为他的助手开始就对她存有一份好感,但他也没多往那方面去想。林家二老、子恩以及俊贤四人看着现如今又重发青春光芒的蔷薇,思绪不禁又飘向几个月前。时间倒回到几个月前的某个下午。
那天,子恩像往常一样来到林家。他推着蔷薇的轮椅去往院子里,他半蹲在蔷薇面前,“蔷薇,我又来看你了。还记得我吗?”边说边把手轻轻握住坐轮椅的蔷薇的手,对上她那美丽的双眸,可是她的眼睛看起来空洞无物,只盯着面前的那一簇蔷薇花。院子里的蔷薇花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是轮椅上的蔷薇始终不见好转。自从那次手术后,大家都想尽了办法,但都不见效果。或许就像医生说的,只有时间才是治愈她的良药吧。
“子恩,又来看蔷薇了。”说话的是蔷薇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林俊贤。他刚从公司下班回家,这三年间发生了很多事,包括他自己。他原本以为失去晓阳不会再爱上其他女孩,可是在遇见罗雪丽后一切都在被改变着。
“嗯。”子恩站起来,微笑道,“蔷薇也是我的妹妹,我来看看她,是应该的。”他的舅妈是蔷薇的生母。一直以来他都在帮舅妈寻找她那个被送人的女儿,直到他见到蔷薇时,感觉她长得实在太像舅妈,之后又听说了蔷薇的身世,令他更加怀疑蔷薇就是舅妈的亲生女儿,于是他请朋友帮忙做了DNA比对,从而也就这样找到了舅妈失散多年的女儿。
“三年了,蔷薇一直都是这样。”俊贤看着妹妹这个样子,心里特别难受。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他宁愿生病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她,他一边说一边看向院子里的粉的、红的、白的、紫的,“蔷薇,我们院子里的蔷薇花又开了,你是不是也该醒来了。”他和他一边一个握住蔷薇的两只手,恰在此时蔷薇的手指稍微动了一下。俩人互看对方一眼,脸上分明写着“激动”两个字。蔷薇就像韩家那棵濒死的蔷薇树上开出的蔷薇花,她的手指开始动了,眼睛也会转动了,她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大哥”。俊贤和子恩俩人含着泪水应声,将头深深埋在蔷薇的怀里……
时间回到几个月后的现在,俊贤招呼大家上车,一家人坐在商务车上有说有笑地行进在去往梅山村的路上。于此同时另一边的子航心想既然睡不着,索性就起床下楼。他见客厅里没人,心说,爸妈肯定是去社区的老年中心一起去打门球了。他走到院子当中,眼睛瞟到了那些姹紫嫣红的蔷薇花,心中又想起了那朵令他的生命重放光彩的蔷薇花。他不禁摇头,那朵蔷薇花不会再为我盛开了。眼睛触及到那棵几近枯萎的蔷薇树上开出的那一朵黄色小花来,心有所动。蔷薇,你虽然已嫁为 ,但我还是想要再看一眼你的微笑。
打定主意的子航即刻启程前往梅山村。在去往梅山村的那条公路上开着许多私家车,他有点奇怪,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前去呢。他突然记得,这几天正是杨梅上市之时,难怪会有这么多的车和人,原来大家都是赶着去梅山村尝鲜呢。他随着车流亦步亦趋,在走走停停中,思绪也开始飘飞……

刚失去刘蔷薇的韩子航因为走不出失去她的痛苦中而选择来到梅山村。梅山村,他和蔷薇来过几次,是作为学生暑期志愿服务者的身份来到这座小村子的。现在的他重新走上梅山村的村道,忽然想起了唐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那个比花还娇的女孩已经随春风而去,只留下一些曾经的足迹和身影可以追忆。此刻,老天不知是为了映衬他的心情,还是怎的,突然的就这么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细细密密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也打进了他的心里,饥渴已久的心,竭力吸取着。奇怪了,明明还在下雨,怎么就没有了被淋到的感受,扭头却见身后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她的笑容,她的样子,一下子令他又回到了那个下雨的午后。
或许是因为出生在下雨天的缘故吧,他从小就喜欢雨,喜欢和雨亲近的感觉。只要是下雨天,他就显得特别高兴。小时候的他常常会跑到院子里,追着雨点跑,然后又被妈妈捉住,禁锢在她的怀里,边说边责备的话语,边用大毛巾把他整个人包裹住,细密的雨滴调皮一颗颗掉落在屋子的地板上。那样的快乐时至今日看来都尤觉珍贵,因为人不可能再有一次孩提时代。倘若真有,那也是人到了换做另一个生命体,开始全新的生命体悟,但不会再有曾经的那份快乐。
“韩子航!”刘蔷薇略带愠怒的声音出现在他身后,同时也打断了他的遐思。
他扭头,只见心爱的她正掐着腰,眼带怒气的看着他。她的样子令他笑出声,“你也来感受一下雨的快乐吧。”
“你还知道天在下雨哦。”她恼怒于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不知道自己的感冒刚好啊,你是不是还想再得感冒啊,你……”她的话还没完,就被他一把拉到雨中。他看向她,“怎么样,被雨淋的滋味很不错吧。”
她点点头,笑容就像雨后那一道挂在天际的彩虹。他很喜欢看她的笑容,在他眼中她俨然是一朵雨中蔷薇花,看似柔弱却很是坚强。她头上的水珠像极了花瓣上的水珠,他似乎听到了水珠滴落的声音。他的手不自觉地抬起,马上就要碰到她的额头了,可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他和她的中间。定神,才发现眼前之人绝非故人,抬眼,见自己的手悬在半空中,颇觉尴尬,挠了下头,“谢谢你。”

共 1110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以蔷薇这个主线贯穿全篇,故事一波三折,情节起伏,而且转换自然贴切,感人的故事中蕴含着人生的哲理。【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11-06- 0 18:15:07 读此作是一种美的享受,其曲折婉转让人流连。拉肚如何快速止泻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老人夜尿增多治疗
护理垫都有哪些款型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