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存贷双高致纸上富贵东旭光电资金受困求援石家庄国资

2020/11/20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存贷双高”致“纸上富贵” 东旭光电资金受困求援石家庄国资身陷债券违约风暴眼的东旭光电再度申请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  25日晚间,东旭

“存贷双高”致“纸上富贵” 东旭光电资金受困求援石家庄国资 身陷债券违约风暴眼的东旭光电再度申请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  25日晚间,东旭光电发布公告称,鉴于公司旗下子公司达120 多家,银行账户多达千余户,涉及银行多,地域广,短期内无法完成对全部银行的资金存储情况核查,为了保证本次回复文件内容真实、准确、完整,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再次申请延期回复。  此次申请,东旭光电并未明确具体回复时间,只表示“将在全部情况核查完毕后及时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报送书面回复材料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11月19日早盘开始前,东旭光电、东旭蓝天双双发布停牌公告。随后,东旭光电宣布债券违约,在遭金融机构抽贷的同时又面临多年积累下来的“存贷双高”,资本的马车似乎驶到悬崖边缘。  当日,深交所立马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货币资金的情况,以及账面存在大额货币资金却不能如期兑付的原因。22日,东旭光电称由于问询函涉及的工作量较大,且部分问题需要中介机构核查,公司申请延期至11月25日回复。  连日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东旭光电并发去采访提纲,询问公司财务状况及应对方案,但截至发稿并无回复。  从康得新(*ST康得,002450.SZ)到东旭光电,2019年,白马股爆雷不断之际,监管部门亦多举措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11月14―15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赴浙江调研,在召开上市公司座谈会时就指出,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作为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中之重。  11月24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过去30年,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资本市场的架构,从无到有的规模扩张,是粗放式的发展。现在基本制度搭建已经基本完成,市场规模也扩张到一定水平,应该从高质量发展的角度,进一步完善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和投资者素质。”  纸上富贵  根据东旭光电公告,由于公司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两只债券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包括“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和“2016 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  上述两只债券均在2016年发行,“16 东旭光电 MTN001A”的发行规模为22亿元,应付本息合计19.69亿元,“16 东旭光电 MTN001B”的发行规模为8亿元,应付利息0.41亿元。  问题在于,从财报上看,东旭光电并不缺钱。2019年三季报中,公司披露的货币资金有183.2亿元,逾期债券应付的本息不到28亿元,仅占15%。  11月24日,安信融投资合伙人步日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债券到期无法兑付,肯定是现金流出了问题,公司180亿元货币资金很有可能已被占用。  “公司前期企业对外投资、业务扩张节奏太快,占用了大量资金,受经济大环境影响,金融结构银根紧缩,企业资金出现流动性问题是普遍现象。”步日欣表示。  11月19日,东旭光电相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流动困难的直接导火索,是金融机构一笔20亿元规模的抽贷行为,而公司可用流动资金只有30亿―50亿元,流动性瞬时紧缩。  “该金融机构本来是答应续贷的。但是公司偿还完毕后,就再也贷不出来了。”上述东旭光电相关负责人说。  步日欣认为,企业杠杆出现问题,不仅是企业自身的责任。  “为了控风险,今年金融机构抽贷是普遍现象。特别是对前几年扩张比较厉害的民营企业,经济环境好的时候,拼命鼓励企业用杠杆,经济下行的时候,又收缩抽贷,于是很多企业就出问题了。”步日欣表示。  早在债券违约爆雷之前,东旭光电“存贷双高”的财务状况就备受关注。5月15日,深交所还就公司年报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大规模有息负债并承担高额财务费用的必要性。  随后,东旭光电回复称,“公司所从事的光电显示产业属于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技术壁垒高、资金需求大、投资回收期长,为了赶超美日主要寡头竞争对手,公司除了通过股权融资外,还需通过有息负债取得公司持续研发、运营所必需的资金。产业特性决定了产业链主要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需求量大,负债高的特点。”  180多亿元账面现金,有多少是“纸上富贵”?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公司能用的现金占比并不多。  2018年末,东旭光电的货币资金余额有198.07亿元,但其中受限资金有48.9亿元,而83.9亿元专项用于指定的4个项目,因此公司真正的储备资金只有65.2亿元,不到33%。  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东旭光电“存贷双高”的状况延续。  截至9月30日,公司总资产为724.4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共计444.9亿元,非流动资产279.5亿元。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183.2亿元,应收账款118亿元,存货51.8亿元。货币资金和应收账款较2018年底减少7.5%和17.8%。  381.6亿元的负债总额比2018年底略有减少,其中流动负债270.5亿元,非流动负债111.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当期的短期借款为101.3亿元,应付账款71.7亿元,应付票据12.5亿元。  国资回购  借壳“宝石A”上市的东旭光电,也曾有过业绩腾飞、股价翻倍的风光。  以光电显示材料业务起家,东旭光电的根基在于液晶玻璃基板、盖板玻璃原片、曲面盖板玻璃、光学膜片、彩色滤光片等新材料。2014年,公司开始布局石墨烯产业,2017年又收购申龙客车,进军新能源汽车。  2009年,东旭光电的前身“宝石A”的控股股东是石家庄宝石电子集团,实际控制人为石家庄国资委。由于业绩下滑,上市公司在2009年引入战略投资者,东旭光电目前的控股股东,即东旭集团有限公司就是在2011年取得控制权。  2011年,完成借壳上市的东旭光电,其业绩增长进入快车道,股价在2014年4月达到重组前的3倍之多。  与借壳上市之初相比,2019年以来,东旭光电的业绩可谓每况愈下,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下滑18.2%、23.85%、27.21%,归属净利润除了第一季度微增1.19%之外,第二、三季度分别下滑1.65%、13.71%。  同期,东旭光电流动负债不断攀升,2019年前三季度同比增长22.75%、23.61%和27.43%,其中短期借款分别增加了53.99%、34.97%和57.94%。第三季度,公司的财务费用达到5.92亿元,同比增加9.12%。  在东旭光电债券违约之际,东旭集团的控股股东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决定将上市公司抛回给石家庄国资委。  11月19日,东旭光电公告称,东旭光电投资拟向石家庄国资委转让其持有的东旭集团 51.46%的股权。上市公司亦当即停牌,等待上级单位审批转让事项。  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兆廷持有东旭光电投资51.17%的股份,也是东旭光电的实际控制人。如果上述股权转让顺利进行,石家庄国资委将重新成为东旭集团的控股股东和东旭光电的实际控制人。  关于此次交易的最新进展,11月25日晚间,东旭光电发布公告称,11月25日接到控股股东东旭集团的通知,停牌期间,东旭光电投资和石家庄国资委已就战略入股事项形成初步共识,暂未达成书面协议,交易双方将继续沟通。后续,公司将根据谈判进展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下一个康得新?  东旭光电的爆雷方式难免让人联想到今年初的康得新案。  同样曾为“白马股”的康得新,今年1月由于到期的15亿元债券不能兑付,迅速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其2018年财报显示,公司账面货币资金有153.16亿元,负债总额为161亿元,“存贷双高”与东旭光电如出一辙。  11月19日,证监会召开康得新财务造假听证会。调查结果显示,康得新在2015―2018年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来虚增营收,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从而在四年间虚增利润共计119.21亿元。今年7月,证监会对康得新作出顶格处罚。  近来越来越频繁的白马股爆雷,无疑已成为横亘在监管部门眼前的一大难题。  据媒体报道,日前《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在证监会系统内部印发,围绕信息披露有效性、公司治理规范化、市场基础制度改革、退市常态化、化解风险隐患、提升监管有效性、优化生态等七方面,部署了46项具体任务,力争通过3―5年努力,使上市公司整体面貌有较大改观。  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是一个长期工程和系统工程,最根本的还是要提高上市公司诚信意识和法制意识。  “监管的各个环节最终考验的是上市公司的诚信和法律意识,信息披露的及时性和完整性都直接影响投资者的判断决策。但行政的力量有限,还是要全市场共同参与和监督,才能形成倒逼机制,产生足够的威慑力。”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保荐人、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承销商都扮演着守门人的角色,当法律将责任边界划定之后,他们就不敢用身家性命参与造假,而成为监管部门的帮手,帮助维护高质量的信息披露。另外,建立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简化维权程序、降低维权成本,也是重要的步骤。”他表示。唐山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唐山白癜风专科
唐山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唐山哪里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