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轻舞文昌阁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文昌是个地名,是我们现在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文昌距离宿迁县城东面大约六里地,在当时也不算上是偏僻的地方,文昌因为文昌阁而出名。  据老一辈讲

文昌是个地名,是我们现在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文昌距离宿迁县城东面大约六里地,在当时也不算上是偏僻的地方,文昌因为文昌阁而出名。  据老一辈讲,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很大的湖泊,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壳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湖水渐渐干枯便形成了方圆一百多公里的平原,湖底的淤泥长期深埋于水中上千年,通过阳光长期的照耀,土质早已肥得流油。  为什么这个地方唤作文昌?由于历史久远已经无从考究了,不过流传一个关于文昌地名的故事,至于故事的真伪性谁也不去探其根源,只不过作为茶余饭后道与孩子听的一个谈资,教育孩子发愤图强,好好读书的励志故事。  故事说的是清朝中期,文昌这个地方还是一个湖,湖边住着一对夫妻和一个独生的男娃,夫妻俩靠打渔为生。为了孩子有一个好的前程,将来不再像爹娘一样天天风里来浪里去,靠打鱼维持生计。不管两个人有多辛苦,也要把孩子送去学堂念书,孩子也很争气,四书五经过目不忘,而且还能举一反三解释原文的意义,连先生都夸说百年一遇的奇才。夫妻见孩子有出息大喜过望,为了赚下银两为将来孩子读书之用,每日早出晚归打鱼挣钱。县东湖的湖中心有座小岛,小岛附近水域深,大鱼常聚于此,水下鱼种资源丰富,鱼也非常稠密,因为水域环境特殊,常有邪风骤雨,闹不好就船翻人亡,故岸边渔民都不敢沾于此。  光阴似箭,转眼间当年的男娃长成大小伙子,历经了数年寒窗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出口成章,在县东湖一代小有名气。小伙子眼见爹娘为了供自己读书,每日早出晚归出湖打鱼,四十多岁的年纪,已经两鬓霜白,黝黑的皮肤下皱纹纵横,镌刻着生活的磨难与艰辛。小伙子更加发愤图强,立志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一定好好孝顺爹娘。  这一日,夫妻俩出船打鱼,运气差到极点,日上三竿竟然连一尾鱼都没打到,男人不免唉声叹气,“这什么时候才能攒下娃进京赶考的盘缠?”  女人见孩子爹神情落寞,心中稍有不忍,便出言相劝:“孩子他爹,一口不能吃成胖子,孩子的盘缠的事还要一天一天慢慢来。”  听了孩子他娘的话,男人不禁没有被安抚下来,反而更加烦躁,“你老是说慢慢来,娃今年都苦读九载了,后年就是大考之时,照这样的话驴年马月才能攒够盘缠?”女人被男人问得无语,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  “孩他娘,我们去一趟湖心岛如何?”男人尝试着问了一句媳妇。  女人面色骇然,睁大了眼睛说:“孩子他爹,你不会是疯了吧!那可是我们打鱼人的禁区,这么多年也没有听说有人去过。”  男人抬头看了看天,对着女人讨好地笑了笑,“你看这天,瓦蓝瓦蓝一片,好着咧,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打了这么多年的鱼,还一次没有去过呢!”  女人还是不应允,“你又不是没有听说过这首童谣,县东湖,湖心岛,十人打鱼无人还,还是莫要动了这个念头。”  男人见女人不为所动,便向女人撒起娇来,“媳妇,我们就去一次好不好,虽然长在湖边,湖心岛至今还没有去过咧,你看今天反正是没有收获了,不如我们去看看就回,保管没事。”  见男人如此,女人沉默良久不语,男人继续讨好地竖起一个指头,“就一次。”  男人死皮赖脸的哀求,女人心中着实不忍,憋了半天悠然笑出声来,“说好了,看看就回,不许下网。”  女人应允了,男人很高兴,临了还不忘打趣地说了一句。“谨遵娘子的话便是了。”男人答应如此爽快,女人的笑容更灿烂了。    到达湖心岛已是晌午时分,小岛上树林茂密,小岛周边风平浪静。“我说吧,湖心岛没传说中说得那么可怕,你还不信。你还没听说吧,湖心岛现在被一个叫尤德才的人霸占了,估计这谣言呀也是他散播出去的,好自己一个人垄断这个地方。”男人得意地说。  见湖心岛确实风平浪静,女人一颗忐忑的心终是放了下来,也就不再说些败兴的话。  一路上男人很卖力地摇动双桨,到了湖心岛的时候,粗布的对襟褂子已经湿得透彻,潺潺而下的汗水顺着衣襟底摆往下滴。女人心疼取出毛巾,弯腰就着船边清澈的湖水,把毛巾清洗了一番,拧干水分帮男人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男人一只手从女人手里夺过毛巾,放下手中的双桨,解开了对襟小褂,也学着女人的样子,弯下腰就着小船边的水,尽情畅快地擦洗起来,嘴里直呼:“痛快!”  毛巾上的汗水的盐味在水中慢慢散开,招来一大群青幽幽的鱼群,鱼脊骨宽阔,鱼身都在半米长短,在小船边上来回地游荡煞是好看。看着看着男人动了心,伸手便去张罗渔网,女人迅速过来按住,“不说好的只看不动网吗?”  男人满脸媚笑,故技重施,“媳妇,我看见鱼,心里着实按耐不住,手痒痒得很,我们就打一网,你看这天怎会有事?说好了就一网。”说完还不忘竖了一个手指。  女人很无奈,看着男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违拗他的意愿。其实女人的心里也怀有侥幸心理,因为此时风平浪静,阳光很惬意地普照着水面,湖水中的鱼儿确实太诱人,别说男人动了心,其实女人也动了心。  见女人应允了,男人的胆气更壮了。熟练地理了理手中的网,一个标准的姿势,就把网撒了出去,男人撒网的技术是的,在住的那一片还真没人可以超越,从开始理网到转身撒网,动作一气呵成,撒出去的网滚圆滚圆一个圈,那叫一个绝。  “这片水域真深!”看着手中的渔网经绳一点一点下沉,男人忍不住感叹道,直到所有的经绳全部撒了出去,只留下不到一尺的时候,才停止了继续下沉,那人面露喜色。“媳妇,看起来是天助我也,经绳刚刚好。”说完气定神闲地坐在船头悠然地收网。网收到了一半,渔网里已经开始有了动静,男人按捺不住一阵窃喜,不忘向女人抛了一个眉眼,看男人喜悦,女人心里也暗自高兴。  女人觉得微凉,顿时警觉,再看水面不知啥时候有了浪花。再抬头看看天空,西北方向一阵乌云吹来。光顾着看男人撒网逮鱼,女人暗暗责怪自己,嘴里也不停唠叨。“有点变天了,说好了就一网,收网了我们就走。”男人的心思都在渔网上了,哪还顾得搭理女人。  快收到网底了,渔网越来越沉,鱼在网里也越来越不安分起来,几次几乎把男人拽下小船。“你别唠叨了,我知道了,快来帮帮忙,实在是太沉了。”男人冲着女人嚷道。  看着男人狼狈的样子,女人闭上嘴走了过来,一起帮男人收网。终于见到网底了,一条条大鱼横七竖八地网在网纲了,大的有二十多斤,即便是小的也在四五斤以上,男人撒了一辈子的鱼,几时见过一网可以打这么多的鱼。  看着半仓的鱼,在那里活蹦乱跳,嘴咧得半天也合拢不到一块。“媳……妇,这下……我们发了,你看有鲑鱼、鲈鱼、还有大鲶鱼……这些鱼在市场上……都能卖一个好的价钱,再打一网我们娃的盘缠就有咧。”看着这么多的鱼,男人的嘴有点不利索起来。  “什么?还打一网,不说好就一网吗?”女人抬头看了看天边越积越厚的云层,“孩他爹,我们走吧,你看风越来越大了,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这次男人眼里没了讨好与媚笑,固执地继续理手中的网。“我一定给娃挣够了盘缠,下一年我就不用愁了。”一边理网一边嘴里还嘟哝着,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坚毅。  “孩子他爹,我们回吧!”女人声音里带着颤音,耳边的风声清晰可闻,浪花已经破头了,周边白茫茫一片。  男人不再听话了,眼神里充满的都是贪婪,刚理好网就站起来转身把网撒了出去。  云层没过了头顶,风更大了,小船被狂风吹得在风浪里来回的颠簸,女人俯身卧在船舱里,根本不敢站起身子。“孩子他爹,我怕!把网扔了吧,逃命要紧。”女人俨然是哭了。男人坐在船头屏气凝神,女人的话置若罔闻。  这一网鱼看起来着实不少,男人一个趔趄被网里的鱼拽进了水里,此时一个巨浪扑来,小船翻个底朝天,随着一声巨响,小船被巨浪击得粉碎。幸好女人常年在湖边营生,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就在小船侧翻的一瞬间,顺势一头扎在水里,待浮上水面及时抓住一块散落的船板。刚自己稳定下来,便在水面不停地寻找男人的身影。男人水性自然也不弱,自己被渔网拽下了水,渔网的经绳也没有舍得丢掉,女人拼命地游了过去。“孩子他爹,快扔点手里的经绳。”女人一边游一边喊道。  男人这才依依不舍地丢掉手里的经绳。“咋就这么寸呢?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就可以把网里的鱼拿上来。”男人魔怔一样说。  女人没有理会男人的话,把怀里的木板让出一部分给男人,男人精疲力尽趴上木板,木板悠然地沉了下去。这么一块木板根本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要想生存只能有一人,否则的话两个人都完蛋。男人放弃了木板,一边踩着水一边叹了一口气,脸上也有了悔意。“唉!都怪我太贪婪,没有听你的话,如果听进你的话,也许我们现在都快到岸边了。”说完这句话,脸上一片凄凉,“这也许是命吧!”  女人把木板推过去,让男人抓住,男人摇了摇头,眼睛里都是泪水,“媳妇,一块船板禁不住我们两人的,放弃吧。  ”女人“哇”地一声哭出声来。“不……”拼命地咬住嘴唇。  男人还是摇头不允,“媳妇,自打把你娶过门,我一直听你的话,就这次没听,还把命弄丢了。看起来,这次又不能听你话了。“  “不……要死也一块死!”女人咬着牙继续说不。  男人吃力地踩着水,“我们都死了,孩子怎么办,快别说傻话了,你必须活下来。”  女人绝望了,然后浮在水面上四处张望。“救命……救命……”  男人的踩水的动作有点迟缓,湖水渐渐没过嘴唇,“媳妇,省省力气吧,这么大的风,即便是有船,他们也不会来就我们的,何况还没有船。”男人喘息了一下继续说:“媳妇,孩子以后全靠你了,你一定让他进京赶考,我相信他一定能高中状元的。”  女人还是固执地摇摇头,“不,孩子他爹,你一定要活下去,我们一块见证那个时刻。”  男人用尽了一丝力气,冲着女人苦笑了一下。然后慢慢下沉,一个浪头打来,女人眼睁睁看着男人张开双臂沉入了湖底……  男人死了,女人得救了。  在男人的墓前,他们的孩子哭成了泪人,女人没有哭,她知道在与男人生死离别的那一刻,她已经把泪水流干。女人有点悔恨自己,男人一贯对她言听计从,如果那一天自己的心肠再狠一点点,男人也不会死。  船没了,家里值钱的家当没了,女人也没有办法重操旧业,只能帮助别人缝缝补补过日子。偶尔,提上家里的网,在湖边打些小鱼小虾贴补家用。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一年过去了,孩子该进京赶考了,临别的头一天晚上,女人从家中箱底取出三两白银,“孩子,上路吧,考个状元回来,让你爹的灵魂得到安息。”儿子很纳闷,不知道娘突然间怎么拿出这么多钱,又不好深问,只是坚毅地点了点头,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气息,十分像他爹。  孩子走了,进京赶考去了,女人也走了,去到湖心岛报到去了。为了这三两银子,女人与湖心岛的尤德才签订一个月的协议,她知道这三两银子是在拿她的命去换,但是必须换,因为她没有退路,男人曾经在垂死挣扎之际向自己提出的要求,她没有权利不满足男人的遗愿。  孩子不负众望,在芸芸众生的考生中脱颖而出,一篇入考的卷子写得是文采飞扬,连主考官都连连称赞。  在殿试上,孩子更是妙语连珠,博得龙颜大悦,孩子毫无争议地夺取了头名状元,皇上特恩准当年的头名状元使用八抬大轿回乡省亲。  孩子回到家,没有见上娘亲一面。在一天早上,女人被安排到湖心岛周边打鱼,被突兀其来的怪风,掀翻了小船,人也被卷入了湖底,一命呜呼了。奇怪的是女人死的地方,也正是去年男人死的地方,渔民们都奇怪,猜想一定是女人早已下了必死的决心,有意而为之。  孩子悲痛欲绝,哭得三天三夜滴水未进,想想爹娘为了自己能够功成名就,双双沉入湖底,想一阵哭一阵。  第四天孩子便安排人调查,为什么湖心岛会莫名其妙刮起大风,调查的人去了三天回来禀报。“湖心岛呈三角地形,不论是任何一个方向起风,经过三角地带一周旋,风力都会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数倍,所以,才导致湖心岛屡起怪风,伤渔民性命。”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新科状元命令当地衙门,立即逮捕见利忘义的尤德才,而且给予了重判。同时距离湖心岛五公里划为禁区,从那以后,湖心岛再也没有听说死过人。  后来还听说,孩子在滴水未进的第三天晚上,由于伤心过度,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娘亲给他托了一个梦,让他务必要搞清楚湖心岛为什么会起怪风,枉送他人性命。孩子的举动,在当时各级衙门轰动一时,皇上听说也是万分高兴,没想到新科状元回乡就建此奇功一件,特追封孩子的爹和娘为忠义公。  孩子为了悼念爹娘,在湖边建造了文昌阁,以此来对爹娘供养自己追求学业的纪念。随着时代的变迁,在建造文昌阁的地方,后人为了继续发扬崇尚求学的精神,把地名也改作了文昌。当年的文昌阁很出名,书香气息浓郁,文昌文昌,文明昌盛好地方,可惜在解放战争中毁于一场无情的战火。 共 491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标签

上一页:迷迭香4

下一页:我的孤独是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