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革 第二百一十五章 汇武会

2020/05/22 来源:日照信息港

导读

天革 第二百一十五章 汇武会要知道陆寒的资质算是很好的了,短短三十年,已是白阶三层。想想那死去的大师兄,可是近三十年还未到白阶。再

天革 第二百一十五章 汇武会

要知道陆寒的资质算是很好的了,短短三十年,已是白阶三层。想想那死去的大师兄,可是近三十年还未到白阶。

再看陈炼那胡子扎拉,起码得修炼四十多年。因为北重在教导的时候,其实也没指望多少。只想着,今后陈炼能为院中做点实在的事即可。

可这十多日过去后,北重觉得有些奇怪,倒不是说,他练习那些紫阶的武技有多强,而是有几次,同样跟陆寒使用相同的武技,可明显陆寒在使用后更为疲劳,但陈炼却极为轻松。

北重只是个教头,要不是自己师兄过去是院长,他也不会有如此高位。因此在断人方面,他不怎么擅长,只是有些好奇,便也没了下文。

因为人少的缘故,陈炼偶尔打扫的时候,倒是多次去了书库去参观。北重对此也没什么好纠结的。那些珍贵的武技基本都被锁住,就是紫阶以上也很难开启。

陈炼也没什么太过专注,只是那些个丹技,他极为好奇。

倒不是说他很好学,而是一日,当他看到几本炼丹珍册的时候,突然想起云天老祖戒指内的东西,还有就是那本炼丹入门。

因为没有人来打搅,陈炼倒是极为专心地研究。看了一些大概,陈炼晓得,要想能够炼丹,必须要有丹炉与丹火。

可这两样东西,现在在陈炼身上都没有,就连云天老祖的戒指中,都没有。

可为了能够知道,自己是否学习的到底行还不行。陈炼就地取材,在空余的时候,从山上挖出几块石头,围成个石炉,先试试手。

所谓的基础,其实无非就是一些,能够略微治愈身体的药物。

通过册子上的沟沟画画,陈炼满满开始研究那炼丹的步骤,可是突然他发现,每道丹法,都需要一个阵法作为稳定的丹火的基础。

那本基础书上,虽有阵法名,却无阵法图。陈炼通过书库里的阵法书籍,勉强找了几个与炼丹基础上,相同名字的阵法,遂急忙开始细心研究。

还别说,这比练什么武技,陈炼感觉更为兴趣。有几次,都是北重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寻找,才算惊醒了陈炼。

书库外,这几日,陈炼虽没多少与陆寒有过多的接触,但从北重的口中得知,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在努力招收弟子。

一夜,陆寒极为异常地来到陈炼屋门口。眼下三人睡的,可都是院中高层的卧室,尤其是陈炼,直接被安排在首座弟子屋内。因而这个时候有人敲门,就显的极为怪异。

“谁啊?”

“我,陆寒!”

陈炼虽然没有见到人,但从那声响,可以听出他醉了。

拉开房门,门外一副醉得都有些站不起身的陆寒,已直接趴在了门槛上。

“我说陆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需要喝这么多?”

“师弟……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陈炼无语,并没有接话。陆寒继续道,“其实她本来不是那样的,可如今为何……”

陈炼遂将他扶起,两人靠着门柱,坐在台阶上,陈炼二话不说,直接拿过酒瓶,猛地饮了一口,“师兄,人是会变的。”

“难道变的,会如此无耻?如此下作?如此面目全非?”

陈炼是不知道燕梨之前长的如何?可在他看来,现在的燕梨虽说妖娆抚媚,但那人品,却极为低劣,已无法用人来衡量。

“师兄,既然过去的她依旧不复存在了,你又何必一直执着于此?既然她如此轻视你,那唯有重震自我,才能让世人刮目相看。”

陆寒闻言,当即摔出酒瓶,好在那东西只是个小的竹筒。可那种愤恨与霸气,此刻却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陆寒,今夜对天发誓,我必让人知道,北房学院必有重整辉煌的一日。”这话说完,可这一夜,两人却还是喝得酩酊大醉,直到凌晨方渐渐睡去。

之后的几日,陆寒果然与以往有所不同,也许是那日的刺激的作用,又或者是那夜发誓的冲劲。总之,陆寒变得极为刻苦与努力。

每日不单单只是去招收弟子,他还要修炼,且都是日近三更才打算睡觉。

如此这般,过去了两三个月,北重的心里也是极为欣慰。

这一日,院外,一位貌似信使一般的人,敲了两声院门,似乎觉得本就没人,遂正打算就此离开,不想身后的陈炼急忙道,“敢问有何事?”

那人带着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陈炼道,“你是北房学院的?”

“正是!”

“也难怪,现在的北房居然连青阶的弟子都收,实在是江河日下啊!喏,这是五个月后,在凤鸣台举办的汇武会,到时候记得带这你妹学院的人来。”

陈炼有些不知,急忙问道,“这汇武会是什么?”

那人很是不屑道,“哦!你看来是个新来的。这比试,其实就是对现有学院进行的排名。”

随后那人有些小人般道,“可能今年你们北方学院就可能会被彻底提出紫阶了,毕竟现在有了北新,总感觉多了点。”

陈炼倒没来的那种恨之入骨的感觉,毕竟自己还是个新人。但就从这人那瞧不起人的眼神,陈炼就有种很是不爽的感觉。

接过告示,陈炼也没来的半点谢意,直接甩手就向屋内离去。

“你……”

来到大厅,此刻北重与陆寒,正在细细研究战法。见陈炼脸上多了几分怒意。倒是有些关切道,“陈师弟,什么事如此恼火?”

“还不是那什么汇武会。瞧刚才那人,嚣张的样子,真想上去打他一顿。”

“呵呵,没办法,毕竟我们北房现在没落了。来给我看下比试。”北重顺手接过告示,认真看了起来。

陆寒与陈炼此时倒是没怎么注意。突然北重直接道,“不好!今年似乎有意针对我北房学院。居然要进行五场比斗,往年都是三场定的。”

陆寒有些冷冷道,“三场与五场有何区别?看来那末日三个月后便会到来。”

陈炼懵懂,直接问道,“这比斗有什么限制或者要求吗?”

北重直言,“其实也多少要求,本来三场比斗,是规定至少两场必须是院中弟子,另一场可以拍院中长辈参加。可如今是五场,从现在的规定上看,貌似长辈参加数没变,但弟子参加数却多了两场。”

陈炼更是疑惑不已,“不是说学院的升降,是看院中弟子能力高低比例的嘛!”

“呵呵!那是对于正常所有的情况,可每个地方都有地方特色。这里就有些不同。自从新的银阶学院院长来到后,规则就变了。”

陈炼还是头次听说,这种事居然还有不同的。

“再加上我们北房现在的情况,谁会帮我们?以现在的情况看,最多我们也就一场考验胜的理由,那就是让师叔上。可他也只能上一场。其他,我们没半点把握。”

陈炼明白,到目前为止就陆寒的境界,确实如何可以与其他学院中的高手比?而陈炼更是连白阶都没到。这样的情况,谈胜利,那简直是做梦。

然而连做梦的胆量都没有的话,那日后还谈什么可能?

陈炼随即疑惑道,“我们学院中,有没有可以快速提高修为的方法?”

两人这么一想,陈炼早就猜到,其实北重也根本不知。他一个教头,是很少去想那些别的办法,带好弟子,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倒是陆寒直言道,“我故去去书库。曾听闻快速提高修为,无非就是要有从租的源灵之气。眼下……”

陈炼毫不犹豫,直接掏出两枚源灵。两人当即就傻在了那边。

“这东西,你怎么得来的?”

陈炼呵呵一笑,“你们先别管这些,此事日后再说。我想有了这东西,怎么说你们也会比之前快一大截吧!”

陆寒点了点头,“若是有此物,或许我能在三个月内还真有可能提高一个境界。”

一旁的北重虽也有些激动,但明显好过陆寒。毕竟他的修为已到了紫阶。就算有如此源灵,可他也明白,自己这么多年都没有再次提升。这种东西有能如何呢?

陈炼也没有多给,至少他暂时还不敢如此。果不其然,当陆寒用了后的半个月过后,他终于突破了四层的境界。现在看,这么说都是一个不怎么差的高手。

倒是北重却没有细心地去观察,他只是这是开始紧紧地盯着陈炼。陈炼的感觉,然他越发觉得,此人很是神秘。

陈炼在三个月内,一边大量地吸收这蓝玉脉,一边又去研习丹药技法。

直到某日当书库差点被炸裂,两人急忙跑来询问,陈炼才得以高兴地举着手道,“没事,只是刚才有些走火入魔。”

一个青阶会如此容易走火入魔,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然而再细细看向陈炼,身旁的两人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同。不错,陈炼已到了九层境。

若是此刻有足够的时间,陈炼必然可以再次冲击白阶。因为他手中可是有大把的蓝玉脉。然而就算如此,北重已经有些明知道,“就算你用那源灵,恐怕也没这块提升。”

“你到底用什么方法?还是服用了其他药物?”

陈炼笑了笑,却似保守秘密一般,“师叔,你就淡定,反正我是站在北房这边的。若是有事,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远在北新的一处高山上,“梨师妹,等汇武会之后,我将名正言顺地娶你过门,我要让世人都知道,你的选择不单单只是对与错,更是一种仰望与落魄的抉择。”

“……”

如何给儿童止咳安全用药
汉森四磨汤适用人群
防止静脉血栓药物
滨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铁岭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四川白癜风
玉溪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